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房地产税如何征?专家:征收范围和标准是关键点

文章来源:百度__经验!!!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4日 16:12  【字号:      】

信用钱包白条没还完还能在申请吗 —【204396285】【18359017546】【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人民网北京4月19日电(记者贺迎春) 4月18日,生态环境部党组书记、部长、部党组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干杰在京主持召开部党组中心组集中(扩大)学习暨第一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组织学习《中央巡视工作规划(2018-2022年)》(以下简称《规划》),对生态环境部第一轮巡视工作进行动员部署,正式启动巡视工作。李干杰指出,要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坚定不移深化政治巡视。突出党的全面领导,把政治和业务有机统一起来,善于从政治上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不断加强党的建设,夯实党执政的政治基础,督促各级党组织抓好思想教育这个根本,抓好严明纪律这个关键,抓好选人用人这个导向,用好组织生活这个经常性手段。聚焦全面从严治党,盯住“关键少数”和突出问题,发挥巡视的“探照灯”“显微镜”作用,查找政治偏差,督促落实管党治党的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着力推动解决存在的突出问题。李干杰表示,要坚决落实全覆盖要求,不断提高巡视监督质量。巡视不是“一阵风”,要把监督质量摆在重要位置,确保巡视出实招、见实效。力争到2022年实现对所有部属单位、机关司局巡视全覆盖,确保巡视监督不留死角。坚持有形覆盖和有效覆盖相统一,坚决防止巡视工作表面化、形式化。要指出“病症”、揭示“病因”、剖析“病害”,进一步明确责任、加强督查、强化问责,扎实推进整改落实,发挥巡视标本兼治战略作用。强化巡视成果运用,推动被巡视党组织和相关部门举一反三,加强监管、堵塞漏洞、完善制度,建立整改长效机制。以“严、真、细、实、快”作风抓好落实,强化协调配合。巡视组要履职尽责,做到绝对忠诚,自身干净,敢于担当。被巡视党组织要积极配合,并以巡视为契机切实抓好整改。生态环境部党组成员、副部长、部党组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翟青在会上宣布了第一轮巡视巡视组成员和被巡视单位名单。第一巡视组组长凌江,巡视单位华北督察局;第二巡视组组长李远,巡视单位西南督察局、西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第三巡视组组长陈金融,巡视单位东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 (责编:贺迎春、董菁)
于业务运营活动的净现金为2.37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3.44亿美元。Netflix第一季度的自由现金流为-2.87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4.23亿美元。截至2018财年第一季度末,Netflix持有的现金总额约为26亿美元。Netflix表示,该公司将在必要时继续举债融资,以便为原创内容的增长提供资金。  业绩展望:  Netflix预计,2018财年第二季度该公司营收将达39.3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7.85亿美元增长41.2%;运营利润将达4.69亿美元,运营利润率将达11.9%;净利润将达3.58亿美元,每股收益将达0.79美元;全球流播放服务用户净增人数将达620万人,其中美国净增用户人数将达120万人,国际净增用户人数将达500万人。  股价反应:  当日,Netflix股价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的常规交易中下跌3.87美元,报收于307.78美元,跌幅为1.24%。在随后进行的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7点(北京时间17日5点)为止的盘后交易中,Netflix股价上涨18.22美元,至326.00美元,涨幅为5.92%。过去52周,Netflix的最高价为333.98美元,最低价为138.66美元。(唐风) Netflix财报 我要反馈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相关新闻 加载中 点击加载更多   原标题:上海一套7平方米的房子,两天“涨”44万元  “中介吃差价”引来法律纠纷  一套7平方米的小房子,被中介以13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王先生。但在王先生与房主签约时,他才发现,这套房子房主原本只卖86万元。王先生与房主签约的时间,距离中介与房主“签下”房子的时间,仅过去了两天。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日前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获悉,针对上述案件,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要求房产中介返还购房者王先生房屋差价共计363974元。  2016年8月30日,王先生和房屋中介茂群公司签订了《上海市公有承租权转让定金合同协议书》,约定由王先生以净付款130万元的价格购买一套位于上海重庆北路上的二层亭子间房屋的承租权。这类房屋因为没有正式产权,属公房性质,因此只能进行承租权的买卖。  合同签订后,王先生依约支付了125万元房款。随后,中介方让王先生与房屋承租权人王女士面对面坐下来签订《上海市公有住房承租权转让合同》。与转让人王女士碰面后,王先生发现,合同约定的确实转让价格仅为86万元。  这比王先生此前签订的定金合同上130万元的转让价格便宜了44万元。因此,王先生上诉到法院,要求中介方退还其已经支付的125万元中的差价39万元。王先生表示,愿意支付原定购房款的2%中介费2.6万元,以及26元交易手续费。  但中介方却认为,己方此前已有一名工作人员在8月28日,也就是与王先生签订定金合同前两天,以支付5万元定金的方式,向王女士购买了系争房屋的承租权,约定到手价人民币86万元。因此,中介方认为,在这一过程中,中介公司已经不再是居间服务提供方,而直接成为“卖房人”。  “中介觉得自己付了5万元定金给卖房人,自己就成为权利人。但我们认为,没有进行过户手续的,都不能算。”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彭程介绍,这是一起典型的中介方“背靠背”交易从而赚取巨额差价的案子,这一案件的典型性在于,在实际操作中,很多小中介公司都存在“吃差价”行为,“明明知道有买家对房子有兴趣,也能接受高价,(中介)就先自己把房子付定金‘吃’下来,再高价转卖。”  彭程告诉记者,实际上一路打官司一直打到中级人民法院的“中介吃差价”案子很少。一方面,一些大型的、具有专业法务的中介会在一开始就直接对房产进行过户,之后再销售房产,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维权困难;另一方面,很多消费者签合同时并未注意到上述细节问题,没有维权意识。  “很多人在自己的心理价位买了房子,并且房子后来价格看涨,也就没有再考虑打官司。”彭程说。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法官助理张末然提醒公众,通过中介公司购买二手房,一定要买卖双方当事人“见面交易”。签订居间合同时,双方当事人必须悉数到场,并要求权利人本人签字。权利人本人没有当场的,要出具依法合规的委托书。  张末然建议,消费者在买卖二手房过程中,从看房、商谈到签订合同时,尽量养成录音、录像的习惯,以备未来维权之需。  上海国巨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霍子健长期从事房地产交易相关的法律咨询服务,他告诉记者,除了上述权利主张获法院支持的案例外,还有很多消费者吃了中介的亏,且维权困难。  比如,曾有卖房人图一时方便或省事,与房屋中介签订的并非《居间服务合同》,而是《房屋买卖合同》,且中介还支付了很小一笔“定金”。但依据洽谈内容,双方实际仍是居间服务关系,卖房人主观上仍然只是委托中介介绍买房人,并不是直接卖给中介。  但中介却利用双方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以房屋所有人的身份将房屋转卖从而获得相应差价。因卖房人与中介签订的是《商品房买卖合同》,所以导致从表面看中介确定已成为房屋所有人,有权自行进行买卖并获取房款。这个时候,卖房人应当主张中介并非房屋所有人,即双方虽签署的是买卖合同但实际为居间服务关系,但卖房人需要为此充分举证。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派驻机构不能当“不抓老鼠的猫”(红船观澜)  媒体日前报道,四川省纪委负责同志在对2017年5个零立案派驻纪检组进行专题督导时指出,派驻机构不能当“不抓老鼠的猫”,要始终把纪律审查作为监督执纪问责的重要内容,充分发挥“探头”作用。  派驻监督是党的自我监督的重要形式。党的十八大以来,派驻监督工作大大加强。中央纪委实现对139家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全覆盖,各级纪委也在不断推动派驻机构全覆盖。派驻机构不仅要全覆盖,还应真正发挥“派”的权威、“驻”的优势。但在一些地方,派驻机构发挥作用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甚至出现了零立案的情况。  派驻机构“抓老鼠”,难在何处?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地方把派驻机构当成是解决干部级别待遇的“好去处”,往往把年龄大、资历老的干部安排到派驻纪检组,不少人干几年就在这个岗位上退休,导致一些派驻干部工作积极性不高,不愿监督、怕得罪人,作用发挥不足。  同时,长期以来,派驻干部的工资、福利等待遇由驻在部门负责,有些干部错误地认为“端着人家的饭碗,不太好挑人家的毛病”。有的派驻纪检组长在“三转”后虽不再分管业务工作,但仍是派驻部门的党组(党委)成员,一旦遇到“一把手”违纪的情形,往往做不到板下脸来坚持原则、严格执纪监督问责。  此外,在市、县一级的派驻机构,派驻干部人数较少,有的仅有一两人,执纪力量薄弱。  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纪委注重配强派驻机构干部队伍,派驻干部年龄不断年轻化,交流力度也持续加大,不少纪检组长工作一段时间后又被交流到其他重要岗位,大大调动了派驻干部的工作积极性;对“拉不下脸”等问题,山西、浙江等地纪委探索,将派驻干部的工资、福利等待遇全部转入纪委机关,与驻在部门彻底分割开来,派驻纪检组长不再担任驻在部门党组(党委)成员、使其身份更加超脱,建立派驻纪检组长定期回纪委机关汇报制度,这些措施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派驻干部监督不力的情况;对“执纪力量弱”等问题,不少纪委尝试综合派驻、在县一级成立派驻纪工委,按领域或地区适当整合派驻力量,形成派驻监督的拳头效应……  改革越深入,要啃的“骨头”越硬,遇到的“险滩”越难涉。与党中央的要求相比,与干部群众的期待相比,派驻机构仍需滚石上山、爬坡越坎。如何让派驻机构真正成为“抓老鼠的猫”,切实发挥其在驻在部门的监督执纪问责作用,成为“常驻不走的巡视组”,各级纪委仍需多方发力,进一步推进派驻机构改革,最大限度激发派驻干部的活力,督促其切实担起责任,敢于监督、善于监督,时刻伸长耳朵、瞪大眼睛发现问题,把派驻机构“探头”作用充分发挥出来。 责任编辑:张建利   原标题:孩子从考场出来说:考试泄题了微信群截图微信群截图浙江理工大学里的考试提示。浙江理工大学里的考试提示。  4月15日,浙江理工大学2018年“三位一体”选拔测试开始,上午,刘先生(化名)的孩子从考场出来,打开手机,看到微信群,原本觉得考得不错的小刘傻掉了:“爸爸,这还怎么考啊?”  这是参加美术类招考的小刘报名的一个考前培训班的微信群,根据聊天记录,8点18分开始,有人在微信群里发出了考题,而当天上午这一科的开考时间是8点30分。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下午的考试中,开考前6分钟,考题和答案再次被人发到微信群里。  钱报记者了解到,这次考试约700多人,最终录取40人。  小刘很沮丧,觉得自己肯定考不上了,刘先生则感到愤怒,纠结了一天之后,他决定瞒着孩子举报此事,“我知道孩子学得有多辛苦,这样太不公平,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公平的机会。”  考前10多分钟,微信群里有人发试题  4月16日,钱报记者见到了刘先生,他手上拿了两部手机,一部自己的,一部小刘的,“他去上课,我趁机把他手机拿出来了。”  小刘的手机里有100多张截图,都是从一个叫“浙江理工三位一体”的微信群里截出来的聊天记录,群里有成员50多人。  这个群是小刘4月初加入的,当时刘先生给孩子在转塘报名参加了一个叫“美术团”的培训班,培训3天,费用2500元,微信群的成员基本是培训班里的学员。  这个“美术团”的公众号中这样表述:浙江美术高考服务平台。全方位提供美术联考、校考、高考、港澳台院校、艺术留学等咨询和服务。  “朋友推荐说这个班以前都能押到题,培训上课也是很正规的,从来没有说过能提前看到考题,或者考试违规的事。”  刘先生没想到,考试当天,微信群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事后翻看这个微信群,才发现考试前一天,群公告里这么写:晚上有时间就看一下,没时间的话,真考到了就是明天再看手机了。”  小刘4月15日的考试分为上下午,上午8点30分到9点15分是速写;9点20分到11点50分是素描;下午1点30分到3点是艺术鉴赏。  根据刘先生提供的微信截图:  4月15日上午8点18分,有人在群里问:低头族怎么画的?  一位头像是“美术团”字样、名字叫“团长”的人回复:啥?这是考题?  8分钟后,“团长”就贴出了近10张低头看手机的照片



(责任编辑:温江新闻)

专题推荐


? 1996 - 2018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